中共中央紀委關于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若幹規定
发布时间:2018-08-22 浏览次数:此處顯示稿件總訪問量

  根据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会精神,为贯彻落实标本兼 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反腐倡廉方针,针对当前查办违纪案件工作中发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特对国家工作人员中的共产党员提出并重申以下纪律要求:

  一、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以下列交易形式收受請托人財物:

  (1)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屋、汽車等物品;

  (2)以明顯高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出售房屋、汽車等物品;

  (3)以其他交易形式非法收受請托人財物。

  前款所列市场价格包括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不针对特定人的最低优惠价格。根据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各 种优惠交易条件,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的,不属于违纪。

  二、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提供的幹股。

  幹股是指未出資而獲得的股份。進行了股權轉讓登記,或者相關證據證明股份發生了實際轉讓的,違紀數額按轉讓行爲時股份價值計算,所分紅利按違紀孳息處理。股份未實際轉讓,以股份分紅名義獲取利益的,實際獲利數額應當認定爲違紀數額。

  三、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由請托人出資,“合作”開辦公司或者進行其他“合作”投資。

  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以合作開辦公司或者其他合作投資的名義,沒有實際出資和參與管理、經營而獲取“利潤”的,以違紀論處。

  四、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以委托請托人投資證券、期貨或者其他委托理財的名義,未實際出資而獲取“收益”,或者雖然實際出資,但獲取“收益”明顯高于出資應得收益。

  五、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通過賭博方式收受請托人財物。

  執行中應注意區分前款所列行爲與賭博活動、娛樂活動的界限。具體認定時,主要應當結合以下因素進行判斷:(1)賭博的背景、場合、時間、次數;(2)賭資來源;(3)其他賭博參與者有無事先通謀;(4)輸贏錢物的具體情況和金額大小。

  六、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要求或者接受請托人以給特定關系人安排工作爲名,使特定關系人不實際工作卻獲取所謂薪酬。

  特定關系人,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系的人。

  七、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授意請托人以本規定所列形式,將有關財物給予特定關系人。

  特定關系人中的共産黨員與國家工作人員通謀,共同實施前款所列行爲的,對特定關系人以共同違紀論處。特定關系人以外的其他人與國家工作人員通謀,由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後雙方共同占有的,以共同違紀論處。

  八、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之前或者之後,約定在其離職後收受請托人財物,並在離職後收受。

  離職前後連續收受請托人財物的,離職前後收受部分均應計入違紀數額。

  九、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房屋、汽車等物品,未變更權屬登記或者借用他人名義辦理權屬變更登記的,不影響違紀的認定。

  認定以房屋、汽車等物品爲對象的違紀,應注意與借用的區分。具體認定時,除雙方交待或者書面協議之外,主要應當結合以下因素進行判斷:(1)有無借用的合理事由;(2)是否實際使用;(3)借用時間的長短;(4)有無歸還的條件;(5)有無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爲。

  十、收受請托人財物後及時退還或者上交的,不是違紀。

  違紀後,因自身或者與違紀有關聯的人、事被查處,爲掩飾違紀而退還或者上交的,不影響認定違紀。

  各級紀律檢查機關在辦案中發現有本規定所列禁止行爲的,依照《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八十五條等有關規定處理。